少时院旁岁木生

Schweigen(第五章)(独伊/二战背景/长篇)

第五章

“对了费里西,我有一个东西要给你。”路德维希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“ve~那是什么?”费里西有些好奇,便凑过去看。

路德维希拉过费里西的一只手展平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,放在费里西手心上。

费里西缩回手,发现自己的手心里静静躺着一串项链——是一串铁十字项链。

“它好漂亮!谢谢你,路德!”费里西将这串项链举起来,对着灯光,仔细观察铁十字边沿反光的美丽光晕。

“不用谢。”路德维希喝了一口啤酒,“先把它收起来,以后你会用到。”

以后会用到?费里西有些疑惑,但他还是笑了笑,回答道:“我会好好珍惜它的,路德。”

“嗯——已经很晚了,你要不要留下来过夜?”

“诶?已经很晚了吗?”费里西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。“那好吧……”看来明天回去又免不了要被哥哥骂了。

“走吧。”路德维希拉着费里西的手臂离开了酒吧,基尔伯特跟在后面。

已经很晚了,月明星稀,街上没有路灯。费里西愉快地跟在路德维希的后面,并没有注意到什么不妥。

柔和的月光洒下来,街边满地的玻璃碎片闪闪发光,像水晶一样。

 

费里西已经睡下了,路德维希家里客厅中只剩下了两个人。

“喂,阿西,你怎么这么早就把那东西给小意了?”基尔伯特倚着沙发,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。

“反正迟早要给他,不是么?”路德维希坐在沙发上,整理着桌子上的文件。“另外,哥哥你和罗德里赫谈的怎么样了?”

“照我的经验来看,他不会拒绝。”基尔伯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,看着天花板。

“嗯。”路德维希点了点头,将文件收拾起来。“时间不早了,该是休息的时间了,哥哥也早点睡吧,明天早上还有会议。”

“嗯。”


Schweigen 第四章 (独伊长篇文)二战背景

第四章

酒吧里相当热闹,毕竟今天是路德维希的生日。

酒吧里的人都喝着啤酒,只有费里西要了一瓶白兰地,而且看起来并没有喝多少。费里西不敢喝太多啤酒,一是因为回家以后会被哥哥骂,二是如果喝醉了,那种感觉很糟糕。

人们都在轮流为路德维希庆祝生日,看起来很热闹。费里西朝人群中央望去,不出所料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“哟西,小意你在看什么呢?”

一只手猝不及防地拍上了费里西的肩膀,让费里西吓了一跳,手中的白兰地差点洒出来。

“ve……基尔哥哥你吓到我了……我并没有在看什么,只是有点无聊在发呆而已。”

“哦?是嘛……”基尔伯特松开手,坐在费里西旁边空着的位置上,“既然有点无聊的话,那小意你愿不愿意陪本大爷聊聊天呢?”基尔伯特显然喝醉了,脸颊两侧微微泛出红色。

“诶好啊,要聊什么呢?”

“嗯……”基尔伯特想了想、“在德国,一个失业者,或者说是无家可归无法自力更生的人,政府每天得给他们20马克的救济金。假设,在德国,有一千个这样的人,那么政府每天总共得给他们多少救济金呢?”

“这还不简单,总共需要两万马克。”在基尔伯特刚提出这个问题时,费里西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很自然而然地就回答出来了。

“那么如果有一万个这样的人呢?”

“二十万马克。”

“十万个呢?一百万个呢?”

“两百万马克……和两千万马克。”费里西安诺已经显得有些迟疑了。因为他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,基尔伯特所说的这些,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简单;而这,也绝不是普通的一次谈话。

“也就是说,这些人越少,对政府所造成的压力就越少。”基尔伯特的眼瞳暗了暗。“你说呢,小意?”

“……”费里西被基尔伯特的眼神吓到了,半天没有说话。

——“哥哥,费里西,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路德维希好不容易从人群中脱身出来,坐在了费里西旁边。

“哟,阿西~并没有说什么,本大爷和小意只是在聊天而已。”

……聊天?

路德维希对上了基尔伯特的实现,立刻明白了。


Schweigen 第三章(独伊长篇文)

路德维希现在异常的烦躁。
连续好几天的会议,还有极大的工作量,给了路德维希不小的压力。
路德维希稍微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文件,不经意间朝窗外瞥了一眼,却意外看到了那个棕色头发的少年,就站在国会大厦前,似乎在和一个警卫兵说着什么。
路德维希无奈地揉了揉额头——他当然知道费里西是来找谁的,可是就现在这个情况,他也没有办法脱身。
“贝什米特!”一声呵斥将路德维希从想象中拉回现实。
“是!”
“会议的内容记住了吗?”那个将军似乎有些不高兴,还有些诧异——毕竟路德维希以前从没有过在会议中分神过。
“记住了。”路德维希冷静地将自己面前的那一叠文件整理好。“不过,计划什么时候开始?”
“很快了,就在明年年初,我们要先获取奥/地/利。在此之前,我们会做好准备。”

“费里西安诺——”路德维希的一声叫喊将费里西从梦境中带回现实。
费里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熟悉的天蓝色眼睛和金色头发。
费里西瞬间清醒了,一把抓过一旁的花束,捧着送到路德维希面前。
“ve~路德路德,生日快乐哦!”
“啊……谢谢你,费里西。”路德维希有些诧异——近日因为工作和上司的问题,还有连续的几场会议,他都差不多快忘了今天是10月3日。可是,费里西安诺记得。
路德维希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弧度,一手抱起花束,另一只手拉起了费里西的手臂:“走吧,去酒吧喝点啤酒什么的——叫上哥哥一起。”
“诶好啊好啊,我好久没见到基尔伯特哥哥了呢——对了话说路德你最近在忙什么啊,我好久没见到你了。”
在忙什么……吗?“没什么。”路德维希的蓝眸似乎暗了几分。“只是最近的会议恰巧有些多而已。”
会议有些多么?费里西转过头看了看路德维希的侧脸,没有再说些什么

Schweigen 第二章(aph独伊)

二战背景架空,国/家设定,市运会加更,明天有二更。
以下正文:

——1937年10月
“ve……路德好像不在家呢……”棕色头发的少年看起来似乎有点苦恼,伸出手理了理自己的衣领,另一只手则抱紧了一束花。
那是一束很漂亮的波斯菊,其间点缀着朵朵雏菊。波斯菊的外围用天蓝色的纸包装起来,在花束上系着一个金色的蝴蝶结,两条长长的丝带垂下来,让人看起来很舒服。
费里西把头低下来,把脸埋进花朵花瓣中,让本在花瓣上的水珠黏在脸上。已是入秋了,这些水珠显得有些凉。可费里西似乎毫不在意,把头抬起来,走到路德维希房旁边的一个房子前,对着一个正在自家院子里休息的老人打了个招呼:“老伯,早上好。请问您知道这间房子的主人去哪了吗?”说着,费里西指了指旁边路德维希的房子。
老人抬起头来,仔细打量了一下费里西,随即笑起来,缓缓开口道:“他今天早上出去的很早,似乎往国会大厦那个方向去了。我不是很清楚,很抱歉不能完全帮到你。”老人认识费里西,因为费里西经常来找他的邻居——那个强壮的军官。在他看来,这个少年很活泼,也很善良,还帮他浇过院子里的花。
“不会的,谢谢您,老伯,我已经知道他去哪里了。”费里西笑着给老人鞠了个躬,转身朝国会大厦走去。
“ve……路德起得好早啊……”费里西看了看手表,喃喃道。
——可是谁又不是呢?今天是路德维希的生日,费里西安诺特意将闹钟调得很早。早上在被闹钟吵醒时,费里西还因此被哥哥罗维诺骂了一通。不过这毕竟只是个小小的插曲,对费里西而言只是一天之中无足轻重的一件事,他很快便可以将它忘却。费里西很早便出门了,去花店买了一大束波斯菊,顺便和花店老板寒暄了一阵。
费里西选用了天蓝色的包装纸和金色的丝带来包装点缀这束波斯菊。因为一看到这两种颜色,费里西便会想起路德维希那如同天空一般澄澈的眼瞳和金色的头发。
——这两种颜色,总能穿越时空,把我带回到过去。
费里西边这么想着边走路,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到国会大厦附近了。一直到有警卫兵拦住他,费里西才回过神来。
“很抱歉,这一片区域目前禁止闲人进入。”
“?”费里西环视了一下四周,发现国会大厦周围好大一圈都围了起来,四处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警卫兵。
“为什么不能进入?”费里西有些紧张,因为他知道路德维希也在那里面。
“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,我也只是奉上级的命令而已。”
……不是很清楚么?费里西有些沮丧,但也无可奈何,他只好离开了国会大厦。费里西回到路德维希的房子前,坐在门口台阶上。
费里西原本想在路德维希家里好好布置一番,最好再煮一盘pasta。可是他并没有钥匙,基尔伯特哥哥似乎也不在家。
——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呢?
费里西这么想着,靠着门睡着了。

Schweigen 第一章(aph独伊长篇文)

想了很久还是试了一下写长篇。这是木生第一次写长篇,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。二战背景架空,国家设定。周更,不定期加更。因为作者是三党所以不时会拖更,但是过后会补上来。欢迎私信我给评价或者留言。废话不多说,以下正文:

第一章   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
从打开那个番茄箱子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知道我的生命,会由此改变。
原本,我将在自己生命的轨道上,忠于自己的国家,服从上司的命令,完美的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。
我就像是帝国这个大机器中的一个齿轮,一丝不苟地运转着,维持着这个大机器的正常运作。
我的生活将会很普通,有Aster、Blackie、Berlitz它们陪着我,还有土豆、香肠和啤酒。又或许会有点吵闹,因为有哥哥在。
——很普通、很平凡、很正常。
——过去,现在,还有未来都会一直这么下去吧?
——可是是什么,让我偏离了原来生活的正常轨迹呢?
是从打开那个箱子开始吧。他就瑟缩在箱子角落,见我打开了箱子,便哭着求我不要打他——令人很难以相信,这个人,竟是罗/马的孙子。
我无法相信,便用枪托打了他一下。然后,毫无疑问,我逮捕了他。
可是,这家伙似乎连逃跑的心思都没有,天天只是囔着问有没有pasta,关注的也似乎只有漂亮的女孩子而已。如果还要说其他的话,貌似和Aster它们关系也很不错。
——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,我看不透他。我无法清楚地知道,眼前这个人,到底和他表现出来的一样,是个纯真善良的人;还是一个深不可测,善于伪装的帝国军官?
后来,他所表现的一切让我感到越来越奇怪。身为敌人,他竟然给我写歌?还有后来,我把他送回到他的国家,他为什么还要三番五次地回来?
这个人……真的是太奇怪了。
——“ve~我是来和你做朋友的,和我结盟吧!”
我正思考着什么,他却说出这句话。
……朋友?……结盟?仔细想想,我的确没有什么朋友。可是,眼前这个人真的值得信任么?我仔细打量了他一下,他似乎……并没有说谎,而且……很可爱。
……
最后我们还是结盟了,他说他叫费里西安诺•瓦尔加斯,是意/大/。他看起来很开心,很快便跑到厨房去,说要煮意大利面给我吃。
我看着他的背影,还是有点不放心——就这么草率地结盟了,真的可以么?以后真的可以就这么和谐地生活下去吗?我不明白。
——未来的事情,只能未来再去想。
……不过这意大利面味道不错,他的手艺很好。